微鹼性次氯酸水:
氯系消毒劑的發展歷史已經一百多年,次氯酸存在於生物體內嗜中性白細胞(Neutrophil),主要用來消滅細菌的,他的效用及安全性是所有氯系消毒劑中最高的,人造的二氧化氯已經被歐盟公認為危險氣體,它是對環境和人體皆具有毒性的化合物(參考eHow),




安全消毒很重要:
細菌與病毒的結構簡單,但基因常存在一些跳躍基因,很容易突變,近幾年我們常聽到一些新聞提到禽流感的變異株有可能會感染人類的原因也就在此 - 基因變異。基因變異通常是藉由外界的刺激造成,例如我們使用A抗生素去殺死細菌,若一百萬隻細菌有一隻,這隻存活的細菌慢慢地繁殖後,長出的細菌就不容易被A抗生素殺死,我們就稱此細菌為抗藥性細菌,當抗藥性細菌越來越多時,我們可以用來對抗細菌的武器就越來越少,若連萬古黴素(Vancomycin)都無法殺死的細菌我們稱之為超級細菌,被超級細菌感染的人是沒有有效的抗生素可以使用,很快就會受感染死亡。


消毒劑的作用機轉很簡單,採用氧化還原的方式、改變正負電,使用的是一種無差異的全面作用,以次氯酸為例,次氯酸有強烈的氧化力去干擾細菌、病毒與黴菌等微生物的膜上蛋白質構造,使膜蛋白質中的氨基酸氧化分解而失去活性,例如阻斷細菌體內半乳糖苷酶的生成導致代謝機能障礙而死亡。對於真核生物而言,功能性蛋白結構多藏於細胞的胞器內,次氯酸無法直接接觸到,一般使用濃度不會造成細胞傷害。因為消毒劑是針對微生物的結構弱點作用,正確使用下可以達到殺菌效果達99.999%,可以先去除環境中多數微生物,降低人畜受感染的機率,剩餘的部分可以依靠體內的免疫系統清除,最後才是使用抗生素或干擾素等專一性藥物,降低刺激微生物突變的發生才是與微生物共存之道。

本文高藥師彙整,現為台北市藥師,就讀藥理研究所時對細菌抗藥性作用機轉多有研習。

微生物平衡對人的影響

開啟微生物的潘朵拉之盒:
微生物一直都存在著,在空氣中、在水中、在泥土中、甚至在各種生物的體內生存著,它存在的歷史遠超過人類的歷史,微生物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缺少了微生物的幫助也將動物也無法生存。微生物有好有壞,壞的病原菌侵蝕人類的生命,體內微生物與很多疾病有關,最有名的例子就是胃潰瘍成陰雨感染幽門螺旋桿菌有關連;牙周病患者心臟病發作的風險是沒有牙周病者的兩倍,主因口腔中的細菌進入血液後所助長;現在也已經證實被蚊子叮咬的「吸引力」高低和我們皮膚上微生物群系的差異有關;中研院院士許靖華最新研究發現癌症基因是細菌基因長。微生物對流行病的影響更是巨大,古代各地爆發的瘟疫絕大多數是病菌爆發的傳染病,例如黑死病,它是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瘟疫之一,造成約7500萬人死亡;其他諸如霍亂、炭疽熱、肺結核等都是病菌的傑作,病菌也造成許多歷史上的戰役改變了勝負命運,斑疹傷寒才是拿破崙打敗仗的致命一擊。

人類開始看到細菌,是在17世紀的雷文霍克(Antonie Philips van Leeuwenhoek, 1632-1723)用他自製的顯微鏡觀查雨水所見,經過壹百多年後,微生物學之父 - 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1895)才為微生物學奠定基礎,他發現葡萄酒的發酵是因為微生物(酵母菌)的增長造成的,此時調製了L-broth成為日後微生物學最基礎的培養基;後來又發明了「巴斯德消毒法」成為日後廣用在各種食物和飲料上的消毒法;其最著名的鵝頸瓶實驗,證明煮沸的肉湯內不會增長細菌,提出「一切生物來自生物」,是第一位了解微生物存在於食物中及其作用的科學家。


關於消毒的歷史,英國外科醫生李斯特(Joseph Lister, 1st Baron Lister, 1827-1912)是外科手術消毒技術的發明者和推廣者,他所採用的石炭酸(苯酚)消毒劑,被尊稱為消毒防腐之父,石炭酸因毒性太高目前已被其他藥品取代。在李斯特之前,匈牙利產科醫師塞麥爾維斯(Ignatius Philipp Semmelweis,1818-1865)在1847年便以含氯消毒水要求產科診所的醫務人員做雙手浸泡消毒、以及醫療器具進行消毒,李斯特在巴斯德七十大壽慶祝會上公開的將消毒的發明歸功於塞麥爾維斯,所以塞麥爾維斯才是第一個採用「消毒」方法減少細菌感染的先知,他讓醫院產褥熱死亡率顯著減少,終其一生推薦雙手消毒的標準,但他在推行消毒觀念時飽受其他醫師的批判,很多醫師害怕承認消毒的理論,因為這等於宣告以前醫師用錯方法害死很多病人,所以他抑鬱而終,到現在氯系消毒劑已經是全世界最廣用的消毒劑,我們應藉此機會推崇塞麥爾維斯醫師才是消毒之父。

匈牙利產科醫師塞麥爾維斯 (Ignatius Philipp Semmelweis)

是第一位採用氯消毒水有效減少細菌感染的先驅

自從巴斯德的葡萄酒發酵及鵝頸燒瓶實驗打開
微生物的潘朵拉之盒......
人類與病菌的戰爭持續了150多年,方興未艾
病原菌變的更強大了,你我該如何自保?